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文化产业等新兴产业要避免政策依赖症

为新兴产业的明星,文化产业近年来获得了从国家到地方、从政府到社会各方面的支持。单单北京文化经济政策服务平台就梳理出与文化产业相关的政策多达425项,可见其受重视程度。这些政策在金融、土地、人才、技术等方面为文化产业添助力,减阻力,极大地推动了文化产业发展。

  以北京市为例,2014年北京文化创意产业实现增加值2826.3亿元,占地区经济比重达到13.2%,是首都经济中仅次于金融业的第二大支柱产业。2015年前三季度,在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情况下,北京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仍然实现了13%的增长速度。

  然而,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从来都不是靠政策扶持产生的。不论有没有政策的阳光雨露,这些企业都能够闯市场、求生存。三多堂成立已有17年,但是在前10多年,他们几乎没有跟“政府扶持”打过交道。2003年成立的开心麻花也一样,最惨的时候一场就卖了7张票,直到2013年才拿到有政府背景的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第一笔投资。

  这些已经闯出一番名堂的企业从没有将希望寄托在政府扶持的方面。他们明白,政策只是雪中送炭,绝不应该是长期输血。只有深耕市场,培养核心竞争力才是制胜之道。在许多纪录片公司还停留在拍片卖片的时候,三多堂就已经深度介入纪录片投资、制作、发行产业链;开心麻花对高雅喜剧市场的定位、对白领铁杆粉丝群的研究,在喜剧市场也是独一份。

    长期的积累为这些企业搭建起高门槛,使得其他企业一时半刻难以赶超。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给予的奖励补贴、贴息贴保更像是锦上添花。就像三多堂董事长高晓蒙说的那样,有没有奖励他们都会挂牌新三板,但拿到奖励代表了政府的肯定和支持,同样令人鼓舞。

  近两年,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理念支撑之下,各种优惠政策层出不穷。不排除有的创业者为了享受这些政策,在没有摸清自己到底拥有哪些核心竞争力的情况下就贸然投入创业大潮。在采访中,记者发现有些创业项目的技术门槛很低,极容易被复制。政策平台负责人透露,他曾经与一家前来咨询的企业接触多次,发现对方因为担心自己的模式一旦被他人得知会被迅速模仿,迟迟不愿意交底,政策平台也无法提出有实际意义的建议。可见这类企业做大做强的难度。

  只有离开政策扶持还能站得稳、走得远的企业,才有可能做强做大。去产能、淘汰“僵尸企业”等措施在文化产业中同样存在。譬如,当年为了鼓励我国动漫产业的发展,许多地方相继出台以播放平台为标准、按分钟数补贴的政策,这在推动我国迅速变成动漫生产第一大国的同时,也催生了一大批为了拿补贴而存在的动漫企业,导致粗制滥造甚至抄袭成风的现象出现。为了拿到补贴,一些公司模仿经典动画片的剧情和分镜,直接改造成3D动画。这样一来,动画人员只需要看着原动画抠动作就可以完成制片,而这些公司就是靠着这种“先进的管理体系”打造了“业界传奇”。

  更严重的是,补贴政策让中国动漫一开始就走上了不重质量、只重数量的歧途,而随着各地相继取消动漫补贴,曾经火热的动漫产业风光不再。这就是政策依赖症的后果:一旦“输液”“输血”停止,产业就将体弱难支。因此,希望更多企业意识到,政策并不能赋予其闯荡市场所需的核心竞争力。要想健康发展,文化产业乃至其他新兴产业要避免政策依赖症。